非凡资讯

行业观察>教育部等八部门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 游戏企业承压

教育部等八部门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 游戏企业承压
发布日期:2018/8/31 10:23:17    上海电脑设计培训课程 354 分享
由教育部等八部门制定的《综合防控儿童青少年近视实施方案(征求意见稿)》已结束向社会征求意见,于今晚正式公布。值得关注的是,《实施方案》新增了对网游的限制: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,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,探索符合国情的适龄提示制度,采取措施限制未成年人使用时间。
 
严控近视率,严禁个人手机、平板带入课堂
 
《实施方案》指出,近年来,我国儿童青少年近视率居高不下、不断攀升,近视低龄化、重度化日益严重,已成为一个关系国家和民族未来的大问题。
 
鉴于这种情况,《实施方案》提出,到2023年,力争实现全国儿童青少年总体近视率在2018年的基础上每年降低0.5个百分点以上,近视高发省份每年降低1个百分点以上。到2030年,实现儿童青少年新发近视率明显下降、视力健康整体水平显著提升,6岁儿童近视率控制在3%左右,小学生近视率下降到38%以下,初中生近视率下降到60%以下,高中阶段学生近视率下降到70%以下。
上海电脑设计培训
同时,《实施方案》严禁学生将个人手机、平板电脑等电子产品带入课堂,带入学校的要进行统一保管。学校教育本着按需的原则合理使用电子产品,教学和布置作业不依赖电子产品,使用电子产品开展教学时长原则上不超过教学总时长的30%,原则上采用纸质作业。
 
游戏行业受影响,或将进入版号稀缺时代
 
《实施方案》明确了八个部门防控近视的职责和任务。其中提到,国家新闻出版署将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,控制新增网络游戏上网运营数量。
 
此举对游戏行业影响巨大,行业人士分析,今后网络游戏的审核会更加严格,而有限的版号必然导致游戏厂商蜂窝而上,没有拿到版号的游戏将无法上线,而背后的游戏厂商也将受到较大的影响。
 
实际上,因为版号原因,今年游戏行业已持续受到影响。8月15日,有媒体报道称,由于3月新闻出版广电总局重组,游戏审批主管部门调整,国内网络游戏版号的备案和审批已被冻结。
 
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游戏审批结果显示,今年2月5日以来,广电总局没有发放过进口网络游戏版号;今年3月28日以来,广电总局没有发放过国产网络游戏版号,但网络游戏的备案审批仍在进行。游戏媒体Gamelook曾报道称,过去4个月里,排队等待的游戏接近3000款。
 
此前行业颇有乐观声音,昆仑游戏CEO陈芳就曾在一次活动中认为,版号收紧只是阶段性而非趋势性情况,但目前来看,情况可能比想象中更严峻。
 
游戏版号暂停审批也影响了腾讯二季度游戏业务的表现。腾讯控股总裁刘炽平在业绩电话会议上表示:“从营收增长的角度来看,游戏成了最薄弱的一环,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玩家最多的游戏还没有商业化。”
 
腾讯的《绝地求生:刺激战场》和《绝地求生:全军出击》,其手游和端游都尚未取得相关游戏版号,由此影响了腾讯通过这两款游戏出售游戏内道具进行变现。
 
此前《怪物猎人:世界》上线,是通过“绿色通道”,即在已经拿到文旅部备案、版号审批和内容审查都完成的情况下向广电总局申请,通过这个方式获得许可的游戏可以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商业运营测试,但这仅是少数情况。
 
中小游戏公司生存成忧,海外市场成救命稻草
 
对于大厂而言,现状还没到活不下去的地步:头部游戏可以通过IP产品和流量深耕持续运营并盈利,此外还备有不少版号库存,例如腾讯日前就对外宣布,公司下半年有15款库存游戏已得到商业化运营许可。但中小厂商却无此优势,只好“各显身手”。
 
据《时代周报》报道,版号审批冻结催生了“二手游戏版号”交易,即购买其他公司的老游戏版号。据称,目前二手市场一个版号起步价就高达20万,还出现了新产品套用老产品版号、伪装成海外游戏、盗用其他产品版号或者通过买量直接“裸奔”等乱象。
 
由于中小游戏厂商旗下的大多数产品为短期付费产品,新游戏上线断档,就意味着公司获利模式无法继续。对于开发团队来说,游戏上线时间的一再拖延也会导致前期投入无法变现。
 
开发端游、手游、页游的富春科技就在今年7月表示,因为游戏无法按计划发布,该公司今年上半年出现亏损。
 
路透社曾报道,一家河北游戏工作室不得不延发工资,保证生意运行。其负责人表示:“停止审批给我们这样的小游戏公司带来的伤害最大,让我们难以继续”。
 
值得注意的是,尽管腾讯的“吃鸡”手游在国内因政策迟迟无法实现营收,但在海外却获得不错成绩。腾讯财报显示,上半年腾讯海外游戏收入超过10亿美元,其中吃鸡类游戏海外日活用户超3000万,《Arena of Valor》(王者荣耀海外版)海外日活用户也达到了1300万,月流水达3000万美元。
 
App Annie数据显示,2018年上半年,中国移动游戏发行商的海外iOS及Google Play综合收入较2017年同期增长超过40%,海外玩家在中国移动游戏上的总支出已超过160亿美元。截至2018年上半年,收入超过100万美元的移动游戏已增至243款。
 
“海外市场最大的差距在于,没有像腾讯或网易这样强势把控渠道的公司,大家的竞争处于同一水平线,目前中国游戏发行商出海进入了一个新阶段。”App Annie大中华区商务负责人张国威表示。
 
结合版号原因来看,出海已是一部分游戏公司最后的救命稻草。

本文来源:界面科技 企鹅号。整理:上海电脑设计培训老师。如有侵权,请联系小编更正。(版权声明:推送文章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,除非确实无法确认。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,若涉及版权问题,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。)
相关文章:
教育部等八部门实施网络游戏总量调控 游戏企业承压
在线客服
热线电话
非凡学院公众号